惊堂.

【瑞金】Broken.1

Chapter1.

   <毁灭一个孩子真是太容易了,那么小的一个孩子。

    也正因为是小孩,才能从内心的最深处挖出最深沉最负面的情感——所以纵情地把骨子里人性的罪恶宣泄出来吧,每一道痕迹和每一个亲吻都是神圣的救赎:以暴遏暴的手段就是解脱的钥匙,自此所有或轻或重的罪行都不再困扰着自己,明天清晨的暖融融的阳光依旧能洒满脸庞。

    没什么别的原因。今天陪他玩只是因为心情不好而已。要怪便怪小朋友笑得太灿烂了,露出一副没见过世面的蠢透了的模样。或许吧,拥有美好的童年是能够拥抱未来的幸福人生的。

    哈哈。所以遇到我算你幸运,也算你倒霉。

   “感谢我留给你最后的底线吧。”

    眼睛睁得圆溜溜的,你在看谁?看我、小滑头,你还想去哪里?你那么脆弱那么蠢,一条沾着点迷药的手帕就能把你放倒的吧。

   疼吗?疼吗?你可以把他当作是一种馈赠,是我所亲身教育你的宝贵课程。你想啊:雨从天上落下来就注定要被地面的物体蚕食,染上颜色的白纸又怎能还原成本来的颜色呢?既然你的翅膀已经被我禁锢,又为什么还要想着窗外的景色?那些景色太黑暗啦。

  可是你不一样。从我头一次碰到你就觉得不一样。

  你的身上是色彩斑斓,而现在的每一个色块都是我的杰作。你该不会忘记腿上那块烟疤了吧?那是你避重就轻选择的惩罚啊。那时候你的眼泪一颗颗地往下掉,哭得特别特别小声,喘得又特别特别嫩。——有够矛盾的。看着就是该被教育的那种龌龊苗。

   小朋友的身体太稚嫩了,只是碰一碰摸一摸就会泛红,真是好可怜的那种红啊。指甲从颈骨可爱的曲线一路向下摩挲,就这样沿着一节节玲珑小巧的脊柱,停留在那两块滑嫩得直教人头皮发麻的肌肤。

   这些都是我以前做梦也不敢想的色彩,现在它们就这样堂而皇之地跳进我的眼眶了。

   动作蓦地停了下来。他也抬起头来看我,眼睛里写着的是绝望中的愤怒,穷途末路时才会出现的孤勇和牺牲。

   我觉得很好笑。

  你眼里的抗争意思太明显了,小孩。

   你退什么?

  

   小朋友的胸前掺着水光掺着点细细密密的颤抖,每一处的反应和女人们也并没有什么差别。那种湿漉漉的目光真是太可爱了。

   ——所以人本身就是劣质的吧,哪怕是撑着个美丽的小孩的皮囊。

   “所以我的所作所为,无一不是正义又合法。”>

————

    格瑞放下了书,阖眼小憩。眉头的深锁没消过。

   只能说,不愧是今年凹凸文坛最高荣誉的获得者,能写出这样惊人的作品。朋友圈和贴吧都是有关这部作品的消息,知名的文坛前辈们纷纷向读者们推荐,甚至在前几日直接被凹凸传媒的那几位高层拍板翻拍。《二世》一书作为新人著者的首作便获得了各界的赞赏。

    格瑞作为扮演者需要阅读剧情,而经过这一番阅读后,对《二世》就不仅停留在表面的赞赏上了。

    ——细腻得近乎病态,冷静得堪称冷酷。

   和平时看的推理小说很不一样。这本书中的每一个细节都没有藏着掖着,就这么大刺刺地摆在眼前,偏偏是笔者温柔的口吻最像一把锋刃,甜腻得可怖。

   很难想象笔者的阅历。

   …贸然将人往不好的方向想确实不算礼貌。格瑞在心底默默地向这位著者道了声抱歉。也正因为这部作品中的细节颇多,饶是格瑞也需要细细揣摩;再加上格瑞对自己的高标准高要求,星星月亮爬上窗都没看见。

   “格瑞——!”

   说话的是他的笨蛋…发小。

   格瑞微不可查地先叹了口气,把书先搁在一旁,然后极其自然地往沙发后一摸,掌心处就获得了软趴趴毛茸茸的触感,也是一片的暖融融。

   金发的男孩从沙发背后探出头来想吓他,结果当然是失败的。那两只白白的小手就搭在沙发边上,活像只偷腥的小猫。可他的目光从格瑞的脸上滑向桌边凉透了的牛奶,看起来有些小生气,撅撅嘴巴瞪圆眼。

   “哪有看书看到快十二点的嘛!”

  

   格瑞略有些愣怔。时间过得确实很快。

  作为无业人员,金比他闲得多。但是如果以后金要成家,就必须立业。格瑞作为发小并不能多说什么。

  虽然他真的很想金能……

  ——算了。没有虽然。

  金的目光趁着格瑞发怔滑向桌边的书本,扉页上两个金色的哑光大字漂亮极了。

  金的目光暗了暗,随即站起身来。

  “笨蛋格瑞快去睡觉啦!还说我是笨蛋……”


————Tbc————

关键词:双向暗恋。演员瑞x著名写手金。

终于在暑假为瑞金开了个坑。我会慢慢填上的。

《迟钝》:

温暖的定义还是比较抽象的,或者说,需要一点对比才能很清楚地感觉到。例如从冰箱里拿出的雪糕,凛冬时猝不及防打到身上的一束暖阳。

格瑞的色调就是冷色调。银发、紫瞳、黑头巾,一丝不苟,武器选取的则是绿色。由于绿色偏中,“大部分情况需要在青和黄的程度之间进行冷暖色的判断”,故不多提。但是可以肯定的是,绿色所具备的“保护”、“安全”、“善倾听”、“不多起争执”此类抽象特质,确实符合烈斩的使用范围(姑且这么说)和格瑞的魅力。
紫色神秘,绿色包容,银色静穆,大概也是我对格瑞的初步印象。
(个鬼。酷就完事了。

被创世神所抛弃的守望是格瑞心头永远的殇。他从生灵涂炭的绝境中走出来,然后难免地被绝望吞没。或许他会在背负着沉重徭役的登格鲁星上,在意识模糊间看到守望的一点残影。但是起码人还要活着,只要活着就意味着还有深意可发掘,一切都还有转机。
可这种说法毕竟显得太虚无缥缈了。格瑞不是不能冒险,只是身为最后的守望,他必须时刻保持理性,不能轻易地服输丧命。

哪怕是再坚的冰,遇到比自己温暖一星半点的空气也会偷偷地把锋锐的獠牙藏起来,试着融一点呢?

——“金。”
格瑞唤“金”时,就好像黑暗原野上的流浪者,迈着迫切的步伐寻找火源,如夸父逐日。

他们之间的相处是冰和火的交融。按照朋友的话来说,这是冲突美学。这种交融充满力量感,却又如同春风化雨,在不同快慢的互补之间释放极强的魅力。互相的保护已成为习惯,不自知的关心已成为本能。格瑞和金之间从来不存在什么单方面的付出,胸壑间义字长存。
格瑞是冰中裹火,金则是火里藏冰。最后归于一个温字,水到渠成。

作为瑞金吹,我也私心想着:如果他们之间有爱情,我感觉不应该是轰轰烈烈的那种。他们是发小、是能够交付生命的人,也是互相的执。他们早已把互相的喜好、习惯和感情完完整整地交递,只是感情由量变到质变,最终蓦然回首,才惊讶地发现一切都是理所当然。
很快便会释然,相视一笑:

原来儿时说的陪伴,竟是一生所忠的誓言。

《有光》:

从金的眼中看到的世界或许并不简单,但一定是美好的那面。

金色的短发舒适合眼,看起来很干净很纯粹,笑起来的时候更灿烂了。两丸蓝眼珠像桃核,圆溜溜的,是不仅停留于字面意义上的那种澄澈。
是十五岁少年固有的元气满满的张扬,是由皮至骨的炽热和清爽。

少年很无畏。遇到困难就去努力克服它,碰到挫折就一抹鼻从跌倒处爬起来。做什么事都带着满满的使命感,自信地昂首阔步向前冲。虽然执着得有些笨拙,可是他真的好可爱呀。

少年时期心理特征中,个人觉得符合金的是:“思维能力向深化和扩展方向发展,接受新事物和操作能力很强”、“自我意识迅速发展”、“半幼稚和半成熟、独立性和依赖性、冲动性和自觉性等交错发展”。像极了他。

小小的男孩是一位梦想家,是不折不扣的理想主义者。他永远都在相信希望的存在,不知疲倦地去尝试离那个执念更近一步。姐姐和登格鲁星的“解脱”是梦想的彼岸,而这阻隔着他们的片片海、座座山,是其他同样怀揣着小小梦想的参赛者啊。他把现实理想化,把思维简单化,于是形成了自己的处事风格——在凹凸大赛本身具备不公平性的机制,自身符合正义情理的执念理想和可能具有的少年时期叛逆心理的几重作用下,他对规则和命运持抵触和抗争的态度。他所寻找的通关方法不是最近途径,而是最优途径。

——他始终心怀梦想。
一个相信希望不惧挑战的人,他本身就是别人的希望啊!

小小的男孩就像是天生笑面,是能量源泉。他有着少年的冲劲和张力,自信且富有活力。笑容是完全没必要吝啬的东西啊!笑是金的魔法,是独有的魅力:千千万万个人,千千万万种笑,可是只有他憨态可掬的嘿嘿哈哈笑,才能让看到的人都把眼睛笑弯啦。

他眼中的世界,色彩明艳斑斓,什么都新奇可爱,无处不生机勃勃。
差点忘啦。他还要牵着你的手,分享给你——天下第一好。

小小的男孩开始成熟了,责任担当意识越来越强烈了!他很自然地把自己放在守卫者、保护者的位置,却又不贪图于力量。原因无他,力量什么的只要足够保护朋友们和姐姐就好了啊!

小小的少年对感情和恋爱还没有很明确的定义,唯一能够知道的就是自己发自内心的、自然而然的感觉,懵懵懂懂地就把对互相的好和绝对的信任当成友情了。

聪明的笨蛋呀:他把聪明和傻傻都直接给你看,没有什么是必须要隐瞒的(除非那是非常不好的东西,他成熟懂事了就要自己克服直至习以为常),让你知道他所有的好坏——这样似乎就没有意思了,因为人与人之间都需要留点小秘密才好玩的。但是或许你会在一个普普通通的午后和他发生什么羁绊,然后从他清澈的眼瞳和明媚的笑意中捕捉到一种非常新奇的心动——那太美了,仿佛发生一场奇遇、或者摄像机快门后,你在无意间所看到的他就像一朵金色鸢尾花,慢慢慢慢地开啦!

《笨蛋》:

金似乎真的是笨蛋,发生什么都不会把人往坏的地方想,无论是凯莉还是紫堂幻,他都不抱任何防备,这样一颗跳动的、生气勃勃的心脏就大刺刺地坦白给所有人看。他待人接物不考虑前因后果,也不考虑能力限度,只要是他所想做的、认为必须要做的,就没有任何回寰之地。他的天赋到以后一定不容小觑,可现如今还沿用着不曾带过脑子似的处理方式,对金绝对是不利的。

笨蛋学会聪明之前,需要一个坚固的盾防默默地保护他、看着他慢慢地从一个笨蛋变得越来越聪明。
于是格瑞就来了。

昔日青梅竹马的感情发生在从前或许还不算刻骨铭心,但是发生在凹凸大赛就不一样了。金在这残酷的赛场上美好得几乎不真实:死亡的深渊始终在静穆地凝视着每一位参赛者,无论比赛进行到什么阶段,结局都是离别。
毕竟规则不可逆。
于是重新想来,无论何时何地,金的每一份情绪和情感都太炽热、太浓烈、太纯真了——他真的是一道光,是神明赐予人世的金色的福音,和他相处完全没有什么负面情绪可言。看到这样明媚的笑容,无论是谁都会受到感染的吧。
——“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啊!”
格瑞本就是个不爱多言的实干派,外冷内热的人哪里受得住这样热烈赤诚、堪比会心一击的直球啊。
这份憧憬似乎高于竹马,似乎也超越了爱情。
结果格瑞被硬生生逼成了半个闷骚。

金还是能攥紧拳头迈开双腿,为了自己的愿望向前冲,元气十足地开嗓向远天的朝阳大喊:“我是背负着登格鲁星所有人的希望而来啊!”
“等我,姐姐!”

他喊完之后就回头去看格瑞,蓦地弯弯眼睛笑了起来。亮晶晶的蓝眼睛里,登格鲁星的花似乎全开了。
——那是自格瑞瞳中捕捉到的最美的风景。

置顶。

我是惊堂。
不入流的文手和画手。
欢迎评论,拒绝ky。

炉锤在我,金铁尽熔。
有缘人阅读愉快。

《酒后》:

薛洋是泼惯了,浪久了,“夔州霸王”四个字生生种他脑壳里了。题诗作赋之儒雅沾不得他衣袂,对酒当歌之风骨亦难入髓。…这话说来不免惭愧,魏无羡这世家第四也是寄着他江叔叔的篱下得的,不然他哪懂这些,姑且不提。但是说来说去,薛洋无非就是爱喝酒,想着贪图那点今朝有酒今朝醉、醉生梦死的狂气——学得还不像他。这还没完。薛洋嘴里不住嚷嚷着无赖话,死乞白赖地指明要夷陵老祖将他送床上去。

嗨呀、魏无羡一拍他背脊笑骂:靠。薛洋,你喝得虎牙都飘出来了,白花花亮晶晶的。然后目光就自然而然地擦着风,猛地撞薛洋眼睛里去:薛洋的瞳里透着慧黠和恣意,此刻醉意醺满眼珠,竟有颇多笑意。他两睫弯弯好餍足、甚至可以说是色迷迷的。两瓣唇上就大刺刺地渗着方才喝的那点小酒,嫩得几乎要掉滴血。
他偏偏还侧首,嬉笑着看。前辈、前辈。叫个没完,喘个没完。

但魏无羡就是脸红。
薛洋很喜欢大大咧咧地踩着踢踏踢踏的小鞋叽,翻墙、找他、冲他耳边灌句“前辈前辈晚上好”,然后哼着不知名的歌曲,就着他的老巢住店睡觉。或者是趁魏无羡吹笛控尸的时候,嬉皮笑脸捏紧喉嗓、远远唤我“前~辈~”,他妈的,好好一走尸都给听晕了,估计就是给他恶心的。

……可再细细想来,如今魏无羡脸上的笑有大半都是从薛洋身上得来的。魏无羡很难去回想、也不愿意再想起先前玄门百家对我喊打喊杀的那些日子。人都怕孤独,都怕谗言。尤其是这种好像生来就是一个人,在世间摸爬滚打,除了一手泥巴什么都没得到;或许来年化作枯骨,墓碑上写的估摸着也是“单身老汉”四个大字。魏无羡也曾经不无感慨地说:我也和江澄差不多吧,我举目无亲、他天地孑然。其中藏掖着的感情很复杂,连带绞得他心口好痛好痛。结果薛洋用他亮晶晶的眼睛问:前辈,你真的和他差不多吗?
他喉咙有点沙哑。魏无羡直直看着他眼睛,不知道为什么,又答不出来。

魏无羡就把他按在床榻上,让他好好睡觉别闹腾了。于是干瞪眼、硬邦邦地等他把眼睛闭了好久,吐息稳下来,确认他睡了。
然后魏无羡才摩挲他断指。他喃喃:薛洋、薛洋。

他渴望温暖。他爱极了薛洋。
——魏无羡吻了他。